艾滋疫苗将问世 强生首次试验成功

2017年08月11日

       艾滋病为什么这么可怕?这源于它的传染性,以及现阶段的不可治愈性。

       但是最近医学界在攻克艾滋病的领域捷报频传,还记得前一阵子,我们提到过来自美国的重大发现吗?4只家牛注射HIV包膜的模仿蛋白之后成功产生了抗体,这让科学家们看到了治愈和预防艾滋病的希望。

       没想到,不到半个月内,有一条劲爆新闻刷爆了大家的社交圈:强生公司7月24日宣布了全球首次HIV疫苗人体临床试验结果,结果显示,志愿者对HIV疫苗耐受性良好,并且100%产生了对抗HIV的抗体。

       这是不是意味着,人类距离攻克艾滋病的那一天已经非常接近了?这种肆虐近三十年,带走超过3000万人性命的传染病,或许真会像天花、鼠疫一样有被终结的一天。这条新闻确实引起了网友们的纷纷讨论,许多人为此感到非常兴奋,数以千万计的生命可能得到延续,也有一些网友甚至表示这种通过性广泛传染的疾病被攻克是安全套厂商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有人欢喜高呼“终于不用戴套了”,也有一些人对此发出了质疑的声音。

       我们今天就要来探讨一下,艾滋疫苗到底离我们有多远?

       有了“马赛克”,不用再害怕艾滋病?

       这是许多朋友们最关心的问题。实际上本次实验中,393名健康的志愿者接种了一种名为“马赛克”的艾滋病毒疫苗。

       这些志愿者在接种马赛克疫苗之后没有出现任何不良反应,而且实验证明他们的体内已经建立起针对艾滋病毒的免疫应答。

       但是,产生免疫作用只是说明人体通过疫苗作用产生了抗体反应,这些抗体是否能对抗艾滋病毒的侵扰,都是未知数。而且我们都知道艾滋病毒主要侵犯人体的免疫系统,仅靠疫苗和免疫系统很难做到完全抑制艾滋病毒,这都需要长时间的实验去验证和改进。

        所以,这次实验的成功,还不能与免疫艾滋病划上等号。

       但是无论如何,马赛克疫苗实验结果非常乐观,也确实能为艾滋疫苗的发展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这些实验结果和数据将为艾滋病疫苗的问世奠定宝贵基础。

        艾滋疫苗何时能问世?

       我们都听说过一个词,叫做临床试验。简单来说,临床试验就是在人体上进行药物研究的过程,是每一种药品都必须历经的过程。

       一般来说,临床试验可以分为四期:I期,II期,III期,IV期。

       本次强生公司的马赛克疫苗是通过II期a阶段,接下来还有II期b期阶段,这个阶段需要上千人参与实验,至少需要花费三四年时间,而且后面的实验是否能通过目前仍然是未知数。

       从现在开始,到所有临床试验结束之后、获批上市、大面积普及,还有很长一段路需要走。

       实际上,早在1998年,就有通过临床三期实验的艾滋病疫苗,但是在过去的近20年内,还没有一支能真正免疫艾滋病的疫苗问世。

       此外,病毒的变异也是需要考虑的重要因素,疫苗研发周期很长,很难保证马赛克疫苗问世之后能有效对抗每一种艾滋病毒。

       综上所述,目前马赛克疫苗仍然在实验初期,仅能证明对人体无害,现在就高呼攻克艾滋病,未免为时过早。

       媒体夸大其词摆乌龙?

       艾滋病相关的新闻一直是民众和媒体较为关心的话题,许多国内媒体在报道时采用“安全套没用了”的字眼吸引眼球。

       但是一些细心网友发现,这一次马赛克疫苗在国内引起轰动,但是海外相关的新闻并不多,最近的几条资讯都来自中国媒体,再往前追溯就到了2013年的报道,这究竟是为什么?

      七月底,在法国巴黎召开的第九届国际艾滋病学会会议(IAS 2017)上,强生制药公司和美国国立卫生研究所(NIH)的科学家们就公布了他们的最新“马赛克”疫苗在临床实验上取得的进展,也就是媒体报道的临床试验结果。

      “受试者身上100%产生了抗御HIV病毒的抗体外,还让受试者单次暴露于艾滋病病毒(HIV)下感染风险减少了94%,并且有66%的人在6次暴露于HIV下仍然受到保护,没被HIV感染。”国内主流媒体这样报道,我们比对了英文原文和报道之后发现了问题所在:NIH的相关消息提到:“Regimens using these mosaic vaccines had previously protected monkeys against an HIV-like viral infection called simian HIV (SHIV)。 In the animal studies, the most effective regimen lowered the risk of infection per exposure to SHIV by 94%。 Moreover, there was 66% complete protection seen after six exposures。”(此前这种马赛克疫苗曾经在猴子身上对与艾滋病类似的SHIV病毒显示了保护作用。在动物实验中,最有效的疫苗样本将SHIV病毒的暴露感染风险降低了94%,而在6次暴露之后,仍然显示66%的完全保护。)也就是说,国内许多媒体将动物试验和临床试验的结果混淆,得出了夸大其词的结论。

       所以一次媒体的乌龙,让马赛克疫苗的事迹在国内不胫而走,而海外媒体和研究机构抱以谨慎态度。

      当然,无论如何,强生与NIH的研究成果是艾滋病疫苗研制进程上的重要一步,NIH的安东尼·法西博士(Anthony Fauci)在接受访问时也提到,在今年年底,马赛克疫苗准备在南非启动大规模的针对疫苗有效性的测试,届时预计将招募2600名健康的女性志愿者接受测试,期待实验成功的好消息。

       也许,最大的威胁并不来自艾滋病?

       长久以来,人类谈“艾”色变,许多人甚至为此疑神疑鬼患上了“恐艾症”,影响正常生活。

       诚然,虽然大家都知道艾滋病的三种传染途径,但是目前尚未找到根治的方法,真正能有效预防的措施依旧有限:来源存疑的血液制品、重复使用的注射器、不安全的性行为,都可能导致艾滋病传播,防不胜防。

        对抗艾滋病威胁的,人类确实投入巨大。马赛克疫苗并非唯一一个在研发实验阶段的艾滋病疫苗,目前已经有四个艾滋病疫苗在进行临床人体实验,马赛克疫苗是第五个加入行列的疫苗。

       除了我们经常听说的阻断药物之外,全世界最大的艾滋病药物生产商吉利德科学公司于2004年投入市场的Truvada,通过口服的方式,帮助人体在暴露之前降低了86%的HIV感染风险,在国内也已经作为处方药上市了。

       虽然艾滋病的特效药物已经疫苗的研制取得了不少阶段性成果,但是距离治愈和完全免疫艾滋病还有非常漫长的路途要走。

       有趣的是,在人们普遍关注艾滋病的当下,不少学者和科学家呼吁要警惕其他性传播疾病,比如淋病、梅毒、尖锐湿疣等。

       以梅毒为例,这种以梅毒螺旋体为载体、以性传播为主要途径的性病早已恶名昭彰,它通过人体的皮肤或者黏膜损伤、体液分泌物传播,比艾滋病更防不胜防。

       德国媒体报道近年德国感染梅毒的案例有不断增加的趋势,汉堡的新确诊人数则为每10万居民中有19.7人染病,并且感染者仍然在年年攀升,而且有向整个欧洲蔓延的趋势;在日本,自2000年以来,感染梅毒的人首次超过1000人。2013年日本“梅毒”患者的人数是1226人,比2012增多了351人,比2011年增多了605人,连续3年呈现快速增长;国内的感染情况也不容乐观,近十年来,广东梅毒、淋病发病率持续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并发病病例每年都以15%~20%的幅度飙升。

       艾滋病的科普工作日益完善,但是人们对于其他性传染疾病的了解却极度匮乏。在对现代医学保持信心的同时,也别忘记了要保护自己和家人的健康。

       所以,如果管不住下半身,还是乖乖把套戴好吧。

(G)来源:东方头条

Post Your Comment
Showing 0 - 0 of 0 Sort by
No Comments Found
Please Login to Pos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