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驰女车主坐引擎盖哭诉维权事件

2019年04月14日

奔驰女车主维权事件,再一次撕开了中国中产表面光鲜的假象:在更傲慢更有钱的人和企业那里,他们这点钱依旧买不到尊严。

文 | 王言虎

随着新料迭出,西安奔驰女车主维权事件持续发酵。不妨简单复盘事件传播经过——

从4月11日开始,一名西安奔驰女车主维权的视频开始在网上热传。女子盘腿坐在奔驰车引擎盖上,痛声控诉其糟心购车的经历。

女子自称是研究生毕业,花了66万购买的奔驰车,还没有开出4S店,发动机就漏油了,在多次沟通之后,4S店方面出尔反尔,仅仅同意更换发动机,不能换车、退车。不得已之下女子才“大闹4S店”。

此事在网上迅速发酵后,涉事4S店声称“已和解”,但很快遭到女车主“打脸”。

随着女车主维权成为热搜话题,当地市场监管部门介入调查,并在13日责成“利之星”4S店尽快落实“退车退款”事宜。

而就在14日,女车主曝光的谈话录音,显示双方仍然存在分歧,4S店方面竟然还称“根据国家三包,你这个车只能换发动机。但是由于我们对您是同情的感情在里面,我们同意给您退款”。

她还称受到了很多威胁,有些人每天发短信来骂她。之后她不会再跟利之星奔驰有任何非官方接触。

在女车主的曝光帖中,她被迫交纳金融服务费一事,也浮出水面,成为舆论关注的另一个要点。

随后,梅赛德斯—奔驰回应,不向经销商及客户收取任何金融服务手续费。

一、在中国,做个有尊严的车主有多难?

从3月28日发现发动机漏油,到4月11日不得不放下体面“哭诉维权”,半个月的时间,这名奔驰车主的事情始终没有得到完满解决。

整个过程中,我们看到的是一名奔驰消费者的维权之难,更看到一家大企业、大品牌的4S店在面对本该作为“上帝”的消费者时,是何等的傲慢。

这名女车主说自己放下了体面——她是指自己坐到了奔驰引擎盖上大声哭诉,但其实在维权过程中,她始终有理有据,没有过激语言与动作。可她已经认为这已突破了自己的底线。

作为一名围观者,都不免产生共情,禁不住问一句:在“店大欺客”的傲慢面前,做一个有尊严的车主有多难?

▲西安利之星幕后老板是奔驰中国董事、马来西亚拿督。图片来自新京报公号。

可能是基于新闻的“搭便车效应”,就在西安奔驰车主维权事件扰攘之时,又有另外两起奔驰车故障事件曝光。

郑州一位女车主的新奔驰车还不到一天就出现了转向失灵问题,在她讨要说法的时候,同样遭到了涉事奔驰4S店的无理对待;深圳宝安的杨先生花40多万买的奔驰E200L还没怎么开,天窗就无故开启,而当事4S店却始终查不出问题,只让继续观察。

连带着,半个月之前媒体曝光的西安“路虎4S店加收近3万附加费,女子讨说法遭销售追打”一事也被顶上微博热搜。再往前,则是奥迪车因含异味被诉致癌。

这些相似的事件,暴露了同一个问题:豪华车的信任危机。本来,消费者花高价钱购买豪华车,是要享受它们带来的便捷与舒适,或者由此带来的身份区分。

但现实却给了他们响亮的“一耳光”——豪华车有时非但不能带来美好的用车体验,反而可能会逼车主们走上苦涩的维权之路。

二、“店大欺客”面前,中产尊严可能一文不值

能够买得起奔驰奥迪,说明消费者至少属于城市中产,甚至是精英人群。就像西安这名女车主,她受过良好的教育,是研究生学历;

她可以支付66万购买一辆豪华车,有着较高的财务水平;

她喜欢讲道理,一开始笃信协商能够解决问题,即便不得已到了需要“哭诉”维权的境地,她依旧保持着良好的谈吐……

她身上体现出的所有东西,都是一个中产的典型符号。

但西安“利之星”奔驰4S店却用实际行动羞辱了她的“中产”身份:哪怕你衣着光鲜,哪怕你身份尊贵,哪怕你是他们的金主,你依然享受不到良好的服务。

女车主说“这件事情让我几十年的教育得到了奇耻大辱”,何止如此,我觉得这件事也让她极力保持的中产品格受到了“奇耻大辱”。

在傲慢的大公司、大品牌面前,中产阶层的所谓体面与尊严,可能一文不值。

奔驰女车主维权事件,再一次撕开了中国中产表面光鲜的假象:他们或许以为有了钱就可以买到好的产品,享受更好的服务,但在更有钱的人和企业那里,这点钱依旧买不到应有的尊严。

高学历、多金、时尚、健康、有教养,这一直以来都是社会对“中产”的定位与想象,但在某些时候,市场精神的缺失,社会信任的薄弱,当事主体权力的滥用,都可能使这些美好的想象归于破灭。

奔驰女车主事件如此,毒跑道事件如此,贵族学校出食品安全问题同样昭示着这层道理。

“诚信和遵守商业道德绝非抽象的概念,而是企业实现可持续发展和商业成功的根基。”这是奔驰中国官方网站上的一段话。

不知道这句话仅仅是漂亮的“外交辞令”,还是到了西安“利之星”4S店就变了味。总之,在此次的奔驰车主维权事件上,我们没有看到这家4S店对市场精神与消费者应有的基本尊重。

这也再一次向我们表明,如果市场与法治精神不被普遍遵循,所谓的中产消费者与普通消费者,就没有任何区别,他们的权益同样脆弱不堪。财务上的宽裕今天会让中产们感觉良好,明天在与更傲慢的个体或机构博弈时,他们就可能尊严扫地。

没有什么可以让他们避免这种尴尬,唯有健全的市场与法治。

编辑:新吾 校对:李世辉

(G)来源:新京报

Post Your Comment
Showing 0 - 0 of 0 Sort by
No Comments Found
Please Login to Post Comments